EPC項目糾紛日漸增多,原因究竟是什么?

                                                瀏覽次數:70 發布時間:2019-08-30

                                                近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辦公廳、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聯合發出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已經完成社會意見征求階段。

                                                這也是繼2017年之后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第二次就該辦法征求意見。這一方面說明國家對建筑業高質量發展的迫切要求,另一方面也表明國家推動工程建設項目組織實施方式改革的決心。

                                                工程總承包(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以下簡稱EPC),即是依據合同約定對建設項目的設計、采購、施工和試運行實行全過程或若干階段的承包模式。

                                                相關資料顯示,自2014年住建部先后批準浙江、上海、重慶等地作為工程總承包試點,截至目前,全國已發布百余份工程總承包指導文件。珠港澳大橋、上海的環球金融中心等項目都是運用工程總承包模式實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傳統工程建筑長期處于設計與施工分離狀態,不少工程項目被人為拆分成若干碎片,由于參與各方無法良好地協同合作,造成與設計不符而返工等現象,資源浪費嚴重。

                                                相關閱讀:【818】最近火熱的水環境EPC項目,想說愛你不容易

                                                為了解決這一弊端,工程總承包模式應運而生,將工程建設的各個環節打通,既減少了工期,又極大地提高了管理水平,節省了開支,增加了參與各方的利潤。

                                                專家指出該模式雖然有利于加強對于工程的總體控制,施工和設計的內部協調以及明晰責任劃分,但是隨著EPC日漸走俏,諸多糾紛也浮出了水面。專家建議應把好源頭,提高誠信體系建設,避免低價競爭、高價索賠現象。

                                                01EPC日漸走俏由于我國建筑業長期以來價值鏈條呈割裂狀態,設計、采購、施工環節“各自為政”,各參與主體之間相互制約,互相脫節,導致工程進度、成本和質量也往往不盡如意,甚至一些工程期間或者完工后立即面臨被訴的境況。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

                                                據了解,深圳市福田中心區某項目,采用傳統的施工總承包模式,因為工程延期以及責任不清,最終導致項目巨大損失。

                                                該項目工程總造價8億多元,工期約一年,但由于竣工驗收時總工期拖延了一年。按施工合同約定,該項目節點工期每拖延一天罰款人民幣5萬元,總工期每拖延一天罰款人民幣20萬元,按照365天計算,罰款金額為人民幣7300萬元。

                                                施工總包單位認為,工期拖延最主要的原因是分包單位幕墻供貨與安裝拖期引起的。而幕墻分包單位是業主指定、總包分包與業主簽訂三方協議,分包款項可以直接支付給分包單位。業主存在變更、審批不及時原因。

                                                另一方面,業主與23個承租人之前已經簽訂了租賃合同,合同約定業主遲延一個月交付房屋,業主必須免費增加一個月租期給承租人。若要一年租期免費,則會給業主帶來巨大損失。工期延誤責任比較難以劃分。

                                                “相對于傳統建設模式常出現的責任不清,損失沒人承擔等問題。工程總承包模式以其對工程的總體控制能力更強,有利于內部管控和協調,有利于控制工程造價和工期,也易于明確責任劃分等優勢在國內外比較受歡迎。”

                                                北京采安律師事務所律師石偉介紹,最近幾年,國內的行政主管部門在大力推行工程總承包模式,以與國際接軌。主管部門也發布了很多指導性的意見及規范文件,而且強調在某些領域優先采用工程總承包模式。

                                                《住房城鄉建設部關于進一步推進工程總承包發展的若干意見》(建市〔2016〕93號)規定,“建設單位在選擇建設項目組織實施方式時,應當本著質量可靠、效率優先的原則,優先采用工程總承包模式。政府投資項目和裝配式建筑應當積極采用工程總承包模式”。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建筑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7〕19號)規定,“加快推進工程總承包。裝配式建筑原則上應采用工程總承包模式。政府投資工程應完善建設管理模式,帶頭推行工程總承包”。

                                                石偉說:“實際上,EPC在工業領域運用的較早,目前,國家層面做的推動EPC在更為廣泛的民用建筑和基礎建設領域的應用。”

                                                02糾紛增多悄然紅火的EPC,博取了更多企業的目光。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有些企業不惜以低價競標取得項目,后以此為要挾發包方讓步,最終導致項目受到損失。

                                                “對于EPC項目的承包人來說,應更為理性的對待招標項目,不應盲目采取低價競爭策略。”中國建筑學會建筑經濟分會副理事長、北京采安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高印立說。

                                                近年來,EPC項目糾紛逐漸增多。實務中,讓高印立感受最深的是低價競標給項目帶來的巨大損害。“幾年前,一承包人低價中標了某EPC項目,但過程中終因報價過低而難以繼續。

                                                這種情況令發包人非常頭疼,既認為承包人報價確實低了,但又怕過不了審計的關而無法調整價格。最終,該項目因工期延誤損失慘重。”高印立舉例說。

                                                “低價競標現象的成因,當然不排除激烈的市場競爭。業主有時希望最低價中標,并在合同中約定所有風險均由承包人承擔,不允許增調價格。但是不容忽視的一個因素是,一些承包人以低價為‘敲門磚’,拿到項目后,運營一段時間就‘變臉,再和發包人談判要求漲價,否則撤出。”

                                                對此,高印立建議,“我們需要不斷完善誠信體系建設,以免造成雙輸的局面。發包人應該留給承包人一定的利潤空間,承包人若想取得更多利潤,則需要‘苦練內功’,在甲方給出的初步設計方案基礎上,憑借自己的經驗和能力進一步優化,取得更多利潤空間,靠實力取勝。”

                                                另外,頻繁更換聯合體是造成項目糾紛的又一來源。

                                                據了解,承包商承攬工程總承包項目一般有設計施工一體化、總分包和聯合體三種模式。

                                                “第一種模式要求承包人的資質、條件比較高,第二種、第三種模式在實踐中應用得也很普遍。需要注意的是,聯合體模式中轉包、掛靠等假聯合體的現象屢禁不止。

                                                這也是我國部分地方不允許以聯合體模式承接工程總承包項目的一個重要原因。”高印立說,“有的聯合體中標,并與發包人簽訂了工程總承包合同,但中標之后,短期內更換三四家聯合體,而不少換入的聯合體并不具備相應資質,給工程質量帶來巨大隱患。”

                                                03避免糾紛應從源頭做起如果前期協調工作未能落實,將給項目帶來意想不到的阻力。

                                                “近幾年,光伏發電領域是糾紛高發區。”高印立向法治周末記者舉例指出,“最近一個案件,在國內某光伏發電EPC項目中,合同約定了每瓦發電量的固定單價,最終按實際發電量計算合同價款。

                                                同時,報價清單中列出某種發電設備需要30臺。但在合同履行過程中,經發包人同意變更為25臺。該項目經驗收最終達到了發包人要求。但審計部門卻以承包人未能按合同提供全部設備為由,要求扣除5臺設備費用。”

                                                高印立分析指出,在工程總承包模式中,工程量清單僅限于合同約定的目的,不能擴大解釋,一般主要作為中間付款的參考。除合同特別約定外,不能像傳統施工總承包模式一樣,直接作為調整合同價款的依據。

                                                “實務中,不少糾紛都源自于項目前期的一些疏漏。”高印立指出,由于EPC以往多用于工業領域,工程的功能和經濟指標較為明晰。但是,目前很多新項目涉及民用建筑和基礎設施領域,這些項目可能沒有明確的經濟指標,但有的卻有較強的外部性,對美感和獨特效果有較高要求。這種情況下,如果發包人前期未提供初步設計文件,則可能難以確定發包人要求,造成承包人報價困難,也會給項目實施帶來不確定性。

                                                高印立建議,對于民用建筑和基礎設施項目,在發包人完成初步設計后再進行工程總承包的發包較為穩妥,這將更有利于項目的實施。


                                                a片,毛片,一级片,三级片,欧美av,日本av